首页 专题 2013 十大疾控卫士评选 十大血防卫士 正文

12 谢少成

字号: 2013-09-25 10:37 来源:荆楚网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谢少成同志出生于1963年9月,1983年8月毕业于孝感地区卫生学校血防医士专业,同年分配至汉川新堰镇血防组工作。

谢少成同志出生于1963年9月,1983年8月毕业于孝感地区卫生学校血防医士专业,同年分配至汉川新堰镇血防组工作。

1990年,任新堰血防组副组长,1997年,任新堰血防组组长,2005年至今,任刁汊湖血防组组长。

谢少成同志勤于钻研业务,在新堰血防组工作期间,他提出了“大型沟渠降滩面建平台改造钉螺孳生环境”的构想,取得了较好的血防治理效果,1999年,此项成果获得孝感市科技进步三等奖。

谢少成同志十余次被当地党委政府授予“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多次被上级有关部门评为先进工作者,三次被汉川市委市政府授予“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二次被孝感市委血防领导小组授予“先进血防工作者”荣誉称号,2011年,被评选为汉川市八佳“优秀血防工作者”。

情系血防终无悔

——记汉川市汈汊湖血防组组长谢少成

汉川市是全省的血吸虫病重疫区县(市)之一。位于汉川西部的新堰镇,毗邻汈汊湖区,这里河湖相连,湖汊众多,沟渠纵横,是典型的血吸虫“窝子”,长期以来,这里的人民饱受血吸虫病的折磨。1963年9月出生于新堰镇汪台村的谢少成,从懂事之日起就耳闻目睹了家乡人民因患有血吸虫病导致贫困、甚至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就在他8岁那一年,一向疼他的奶奶因为血吸虫病引起肝硬化腹水去世,从那时起,年幼的谢少成心里就萌发了一个愿望:长大以后要为家乡的人们治好血吸虫病。

谢少成渐渐地长大了,1981年,他高中毕业并参加了当年的高考。那一年,他的高考成绩还是不错的,他面临诸多的选择,但他最终还是决定学医,做一名血防医生,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他毅然填写了“孝感地区卫生学校血防医士专业”。

“既然回来做一名血防医生,就要为乡亲们治好血吸虫病”

1983年,谢少成卫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新堰血防组当上了一名血防医生。

从学校到社会,从书本到实践,之间有着很大的距离,谢少成不断地学习,不断的思考,不断地向老医生请教,很快他就成为了一名出色的血防医生。

新堰地区的血吸虫病患者很多,血防组的人手又少,年轻的谢少成自然成了主力军和医疗骨干,他每年通过住院治疗和下乡办院的形式治疗血吸虫病患者上千人次。

方俊堂老人是谢少成早期接诊的晚血病人之一,接诊时,老人因肝硬化腹水症状较重,生活难以自理。

看着老人遭受病痛的折磨,谢少成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过和同情,那时候,他常常白班连着夜班,整日整夜的守在病房里,时刻关注着老人的病情。经过近一个月的精心治疗,老人的身体基本恢复,心情愉快的出院了。

老人出院以后,谢少成对老人进行了长期的跟踪治疗。血防组离老人的家近五公里,道路曲折,杂草丛生,自行车也难以通行,他只好步行。十多年来,他在那条路上,不知往返了多少个来回,不管是盛夏还是隆冬,他从没有间断过。

直到现在,谢少成调离新堰已经八年了,方俊堂老人依然健在,老人对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谢医生真是个好人,没有他我早到坟头里去了。”

谢少成是新堰人,他的成长倾注着新堰人的关心,因此,他把每一个病人都当作他的亲人。在新堰,象方俊堂这样的晚血病人当时有六十多人,谢少成用朴实的情感和精湛的医术为病人服务着,近30年过去了,这些人还有40多人健在。现在,他们都成了谢少成的亲人,路上遇见了,总有拉不完的家常。

“看着这里的人健康的生活,再苦也值得。”

1998年,汉川遭受特大洪灾。谢少成刚刚担任新堰血防组组长不久,他所管理的区域包括垌冢、中洲、新堰等地正是汉川有名的水袋子和血吸虫“窝子”。“大灾之年必有大疫”,面对严峻的灾情,谢少成感到责任重大。

他根据当地的灾情和血吸虫病疫情等实际,将血防组成员分成几个小组,分赴各地开展血吸虫病防护工作,自己带领几名成员来到了汉川最偏远的垌冢镇。

垌冢的受灾情况令人触目惊心,道路、田野、沟渠全部被洪水淹没,要进入各个村庄就必须乘船。谢少成一行带着各种防护器械、药品、宣传用品及随身行李,划船来到了垌冢,找到一处较高的河堤支起帐篷,开始了他们艰苦的血吸虫病防治工作。

天气炎热、地面潮湿、蚊虫叮咬、道路难行,甚至连一顿饭都难以吃上,但是,所有这一切困难都没能阻挡住谢少成等一行的脚步,他们在垌冢坚守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垌冢镇的青年村、涂北村、新河村等十多个村庄都遍布了他们的足迹。他们走村串户,查病治病,开展血吸虫病预防性服药,发放宣传资料和防护药品,开展血防健康教育,指导人们避免接触疫水。有时白天碰不到人,只好晚上打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村民家里。洪水消退后,他们又全面组织实施了易感地带的药物灭螺灭蚴和查治病等工作。

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发放血吸虫病防护知识宣传单近万份,对接触疫水的人群发放皮避敌500多瓶,对抗洪抢险人员进行预防性服药1000余人次,开展易感地带药物灭螺、灭螺面积近1000亩,普查人群近10000人次,开展扩大化疗3000多人次。在他们的艰苦努力下,那一年,整个新堰血防组管辖区域没有发生急性血吸虫感染病例。“大灾之年必有大疫”的魔咒被他们打破了。

两个月的工作,谢少成黑了、瘦了,但他心里却感到十分欣慰。“看着这里的人健康的生活,再苦也值得。”他感慨地说。

“我们是搞业务的,就要多研究一些业务方面的问题”

新堰地区紧靠汈汊湖,汉北河穿境而过,沟渠纵横交错,河滩面积大,滩面杂草丛生,并处在常年水位线以下,适应钉螺孳生。实施药物灭螺难度大,效果差。

谢少成每次参加灭螺,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如何采用好的办法有效的消灭钉螺,成为他心里反复思考的问题。通过反复的实地查看,参阅有关资料,结合其他地方工程灭螺的经验,他心里萌生了“大型沟渠降滩面建平台改造钉螺孳生环境”的工程灭螺设想。

他把这种设想向当时的主管领导和上级主管部门进行了汇报,得到了广泛的支持。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新堰地区结合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开展实施了此项工程。在工程实施过程中,谢少成既是工程设计者,又是直接参与者,为了确保工程质量,他总是深入施工第一线。

通过连续几年“大型沟渠降滩面建平台改造钉螺孳生环境”的工程实施,效果是显著的。此方法随及在刁汊湖东西南北干渠及彭公渠等大型干渠进行了广泛的推广实施。目前,汉川境内大型干渠的螺情和沿线的疫情得到有效控制,2000年,根据新堰经验整理而成的《大型沟渠降滩面建平台改造钉螺孳生环境效果研究》,成为血防领域一项重要成果,并获得孝感市科技进步三等奖。

“如果说我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对我的亲人们”

血防工作既是一项艰辛的业务性工作,也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社会工程,每一项工作都涉及到千家万户,并且需要多个部门的相互协调与配合,再加上谢少成又是一个十分负责、十分严谨的人,每一件事情都事必躬亲。为了将每项工作做好,他平时总是显得十分忙碌,很多时候,他几个星期进不了家门。

母亲双目失明,作为长子,谢少成觉得自己没有尽到照顾母亲的责任,虽然工作单位离家并不远,但工作一忙,在母亲身边的时间就少了,想起母亲的时候,他的心里常有一种内疚之感。

2003年8月,父亲被诊确为癌症,那个时候,谢少成因为丢不下工作,照顾父亲的任务只好推给了兄弟姐妹们。父亲去世以后,他总是深深的自责,因为他再也没有孝敬父亲的机会了。

2012年5月,谢少成的弟弟因意外不幸在宜昌去世,听到噩耗的他,正带领单位的同事在刁汊湖四大干渠组织开展春季药物灭螺。作为家中的长子,父亲不在,母亲眼瞎,他就是家中的主心骨,于是他连夜赶到宜昌处理弟弟的丧事,见到伤心的弟媳和年幼的侄子,他心如刀绞。因为当时刁汊湖四大干渠的药物灭螺既要与市水利部门联系蓄水,又要与刁汊湖各水产养殖户联系,以免水产品中毒,事务繁多,谢少成只用短短的3天时间将弟弟的丧事办完后,赶到单位继续组织开展药物灭螺工作。直到现在他的弟媳和侄子都怨他当时没有关心他们,他自己想起此事也心存内疚。

儿子进入高中学习,但这个时候因工作需要,谢少成被调到刁汊湖血防组工作,全家三个人被分散在了三个地方:他自己在汈汊湖,妻子在新堰,儿子在汉川城关读书。儿子失去了家长的监督和照顾,成绩下降了许多。想起儿子的事情,谢少成就有点心疼。

就这样,谢少成在基层工作了30个年头。30年了,谢少成头上催生了不少白发,罹患高血压病也已经十多年了。由于工作地点地处偏僻,交通不便,他需要付出更多的奔波,需要经历更多的风雨。

的确,谢少成总是把疫区群众的健康放在他工作和生活的第一位置,至于自己在那里工作,在什么位置工作,他考虑的并不多。现在他工作8年的汈汊湖血防组所管辖的城隍、汈东、汈汊湖、仙女山等地,连续7年无急感病例发生,连续两年没有查到阳性钉螺,人群的血吸虫病感染率降到了1%以下,他自己几乎每年受到各级党委政府和上级主管部门的表彰,这样一些成绩,使他有了人生的成就感,他感到他的付出是值得的。

一晃,30年过去了,30年的岁月,社会在进步,人们的思想也在转变,他的同学、同事,还有周边的许多人,生活都有了一个新的层次,但是,谢长成还坚守着他所爱的血防事业。这种坚守,是一种执着,一种信念,一种充满正能量的生活态度,一种来自于内心深处的乐于奉献的精神和力量。

Tags:o29220

责任编辑:黄涛

更多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每日推荐

排行榜